来自 大运彩票行大运赢天下手机端 2018-08-23 13:10 的文章

孩儿已经见过他带来的霜糖,确实比朝廷制出的

父亲年幼时父亲早亡,家道中落,他年轻时也是过苦日子的,其实也就是个小农民,要不是后来我母亲劝说下去投军,在辽东战场得到太宗皇帝的赏识,我薛家现在也一样是庄户百姓。”
 
    李逍笑笑,“薛将军当年辽东战场,万军之中,白马银枪,取敌将之首级,大壮我军士气,挽狂澜于既倒,千军传诵美名扬,多少将士仰慕传唱啊。说实在的,我也最尊崇英雄,薛将军正是我最尊崇的偶像。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,这话你应当当面跟我父亲说,他肯定喜欢听。”薛五哈哈大笑道。
 
 第36章 投献
 
    (感谢大侠拎壶冲、抚宁杨硕、书友201等诸位的打赏,谢谢。)
 
    薛仁贵坐在胡床上手捧着一卷兵书,开国战神李靖所著的兵书,这本兵家要略还是太宗皇帝当年亲自赐与薛仁贵的。
 
    不过此时手捧着这本经常翻看的兵书,他却有些心不在焉。
 
    贞观十九年,薛仁贵投军征辽,在辽东他崭露头角,从辽东回来后,他就一直镇守玄武门,成为皇帝信任的禁军大将。然后八年过去了,他还是玄武门镇将。
 
    虽然新帝一样的对他信任,可薛仁贵却也需要拿出足够的功绩来证明自己的能力。
 
    他也知道皇帝准备建立一支脱离十二卫的羽林军,本来皇帝也有意让他来当羽林军将军,可是他却没有足够服众的功绩。辽东战场上他证明了自己的勇猛,但还缺乏足够的资历来担任如此重要的位置。
 
    “父亲!”
 
    薛瑾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,薛仁贵抬眼,“有何事?”
 
    “父亲,是这样的。”薛五把李逍来见他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 
    “霜糖秘方?”
 
    “是的父亲,孩儿已经见过他带来的霜糖,确实比朝廷制出的霜糖更白,他称之为白砂糖,如雪白的砂粒一样,既白且干还极甜。色、相、品质都远胜市面上的霜糖。”
 
    “你说他要把这秘方白送给我们家?有些意思,这人才二十出头?”薛仁贵就算是一个武将,也一下子能明白这样一个方子的价值,说价值千金也不为过。一个身上还背着巨债的穷小子,居然有魄力白送出这样一张秘方,不得不让人惊叹。
 
    “也不算白送吧,算是感谢我之前帮他对付了张家,另外我看他的意思,也是希望能够搭上我们薛家这条大船。”
 
    薛仁贵笑笑。
 
    背靠大树好乘凉,这个道理谁都懂,但关键还在于,又有多少人愿意拿出这么值钱的东西送出来呢。
 
    “你跟我再细说下这个李逍。”
 
    薛五便又说了一些,“父亲若是愿意,不如亲自见他一面。”
 
    “也好,你带他过来。”本来一般的人,薛仁贵是不会见的,他堂堂禁卫大将,哪来那么多空见那么多人。
 
    但这个李逍感觉不一样。
 
    李逍站在门外,心扑通扑通的跳个厉害。
 
    马上要见到一代战神薛仁贵,还是让人很激动的。哪怕此时的薛仁贵,也还不算如何的武功赫赫,但李逍毕竟知道这位将来的辉煌。
 
    “李兄,我父亲在里面等你,请进。”
 
    李逍对薛五笑笑,深吸一口气,“谢谢!”
 
    能有机会见到薛仁贵,这多亏薛五。一般人,哪里能够见到这位呢。
 
    整理了下衣襟,李逍抬腿迈入。
 
    进门前,李逍以为薛仁贵会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,想象他在家也穿着套铠甲擦着刀剑呢。
 
    结果一进门,却发现一位长的很英俊的汉子。
 
    看那样子,也就四十左右年纪,长的确实很高,但绝不是那种粗壮武夫感觉,相反很英俊潇洒的样子,国子脸,两道剑眉,鼻梁很高,头发也很黑。
 
    两眼有神。
 
    一身白袍,坐在胡床之上,一手捧书。
 
    不像武将,倒像是个儒雅的文官。
 
    “在下蓝溪李逍拜见薛将军。”
 
    李逍拱手躬身,虽然心里头激动,但还算不卑不亢,没有纳头便拜。
 
    薛仁贵转过身来,放下手里的书,上下打量着李逍。听儿子刚才的介绍,他对李逍这人倒是有几分好奇,毕竟刚刚他都已经试过李逍带来的白砂糖了,确实比皇帝赐给他的霜糖还白还纯。
 
    能够拱手将一张价值千金的秘方送出的人,绝不简单,尤其这人还只是个穷小子。
 
    “坐!”薛仁贵道。
 
    他的声音洪亮,态度还挺客气。
 
 
    “不用说了,这秘方我不能收。”
 
    “那我卖给薛家。”李逍道。
 
    薛仁贵笑笑。
 
    “这样吧,你家的情况我也知道些,你说的倒也是实情,这秘方留在手里对你而言确实不一定是好事。但我还是那句话,不会收你的秘方,那样做是不对的。我现在有一个办法,不知道你愿不愿听一听。”
 
    “请薛公明言。”